Site Loader

一周前,GGV(纪源资本)公布了自己在越南的首个投资标的— B2B 电商平台 Telio 。GGV 在越南市场布局的首枚棋子,落在电商并不出人意料。越南电商过去四年的成交交易额,年复合增长率高达80%以上。

不只电商,越南的宏观经济表现,呈现了腾飞的前兆。据越南统计局数据,2018年,越南 GDP 增速创十年来的新高,增速达7.08%,是为数不多的保持经济高速发展的国家之一。除此之外,越南还有着人口红利,总人口在9500万以上,人口数量在东南亚国家中排名第三。且人口结构年轻,约1/4的人年龄在25岁以下。互联网用户占比达60%以上,约6100万。

着力满足扩大内需加快复工复产。市场的需求就是最好的生产和市场。就当前我国经济发展阶段来看,消费对经济增长的基础作用、对创新创业的牵引作用、对产业转型升级的引领作用不断凸显。受疫情影响,由于诸多市场需求被按“暂停键”,导致整个经济运行特别是消费受到一定影响,此种情形下满足扩大内需无疑是推进复工复产、推动经济发展的“牛鼻子”。具体来说,就要把复工复产与扩大内需结合起来,围绕扩大需求特别是新消费存在的短板,加大公共卫生服务、应急物资保障领域投入,加快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进度,把被抑制、被冻结的消费释放出来,把在疫情防控中催生的新型消费、升级消费培育壮大起来,使实物消费和服务消费得到回补,切实将我国发展的巨大潜力和强大动能充分释放出来。

罢工人员只占一小部分

去年在越南,创业公司获取投资金额排名前三的赛道分别是金融科技、电商和旅行科技。上周五,路透社报道,蚂蚁金服收购了越南电子支付钱包 eMonkey 的大量股份。阿里并不是第一个入局越南市场的中国互联网巨头,2018年京东入股了越南的电商平台 Tiki 。腾讯更是早在十年前,就持股了从游戏和社交起家,堪称“越南版腾讯”的 VNG 。VNG 也是目前越南唯一一只独角兽。

与此同时,Grab 并不满足于只是越南的网约车服务提供者,更想在当地构建从外卖到快递的全系列服务生态。

Grab Food 并非越南外卖市场里的先行者,能够成为后起之秀,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可以提供平均在20分钟左右最快的外卖配送速度。根据市场调研公司 GCOMM 在胡志明和河内的调查,96% 的受访者表明配送速度是选择外卖平台的最重要因素。而能实现快速配送的重要原因,则是 Grab 本身打车业务中就有广泛的骑手基础。

从2012年到2018年,六年的时间里,越南的创业企业数量从最初的400家上升到3000多家。Topica Founder Institute 的数据显示,2018年,投向越南创业公司资金的交易笔数和2017年一样,都是92笔。但是2018年的投资额达8.89亿美元,是2017年的三倍。

越南创业公司的崛起,政府和资本的支持终究只是其中一方面,最终能不能成,还是要看创业者本身。希望未来十年,是越南创业者的黄金十年。

当前,疫情蔓延势头得到初步遏制,防控工作取得阶段性成效,全国新增确诊病例数和疑似病例数总体呈下降趋势。与此同时,各地积极组织开展春耕备耕和企业复工复产,一些地方根据当地疫情防控情况,有条件地对部分景区、餐饮、娱乐等设施进行开放,目的是让长时间“宅”在家里的老百姓得到适当的放松机会。

越南本土公司 Fast Go 跑进了这个赛道,只是相对于有钱有资源的 Grab ,Fast Go 在越南的业务扩张并不大,只在胡志明、河内和岘港上线了打车服务,并宣称自己占到了当地市场份额的20%。值得注意的是,Fast Go 也并不是平地而起的草根公司,它是“越南版阿里巴巴” NextTech的成员之一,Fast Go的业务更多的是对 NextTech 现有生态体系的补充。

越南的打车以及外卖市场已经成焦灼状态,想在网约车市场分一杯羹的还有越南最大的电信通信运营商 Viettel,推出了打车平台 MyGo 。新起的创业公司,再想在打车和外卖市场里占据一席之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在东南亚各大战场和 Grab 掐架的印尼独角兽 Gojek ,也同样盯上了这个市场,只是在越南入场晚。去年,Gojek 为了在越南做好本土化,和当地的合作伙伴运营出打车软件 Go-Viet 。 Go-Viet 进入市场不久后,就在胡志明的网约摩托车市场占据了三分之一的市场份额,并在随后也上线了 Go Food 。Gojek 后续还会根据越南市场的需求,推出购物、上门保洁和美容服务等服务。

《星岛日报》3日发表社论称,一些医护人员为了自己的诉求,贸然采取罢工手段,罔顾病人安危,有违其应负的职责,难获社会大众接受。香港《大公报》3日的社评称,在抗疫决战的关键时刻,竟然有人搞罢工,唯一有利的可能就是病毒了,“这,难道是香港人愿意看到的结果吗?”更令人不寒而栗的是,有人声称罢工目的就是要“瘫痪本港公共医疗体系”,“为达政治目的不惜揽炒,毁灭香港根基,这与过去7个月的黑色暴乱如出一辙”。文章说,搞罢工何止是政治挂帅,更是当逃兵,“如果因为害怕染疫而当逃兵,那么警方是否可以因为汽油弹杀人而拒绝上街执法?消防员是否可以因怕死而拒绝救火?”《东方日报》称,“医管局员工阵线”是去年“修例风波”期间成立的政治组织,企图“反中央反港府”,所谓“全面封关”只是借口,即使港府答应,他们还是会有其他理由搞事。文章称,医护人员的天职是救死扶伤,不是将病人绑上战车讨价还价。这些人满脑子“反中”仇恨,双眼只容下个人利益,哪里有白衣天使的爱心?“南丁格尔在天之灵,恐怕也会感到羞耻”。

只是,在中国见惯了大江大海,水大鱼大的投资人,在对越南抱有期望的同时,带着谨慎和迟疑。有投资人表示,越南的人口和 GDP 约等于中国一个省的体量,跨国投资还要穿越层层监管,不是一笔划算的买卖。

着力扩大对外开放推动复工复产。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外贸企业除面临国内企业共性问题外,还面临接单难、履约难、国际物流不畅、贸易壁垒增多等诸多外部因素,稳定外贸外资基本盘仍需围绕优化营商环境,扩大对外开放,长短相济,多措并举。既要努力做好稳外贸、稳外资工作,开拓多元化国际市场,优先保障在全球供应链中有重要影响的外资龙头企业和配套企业复产复工,保障全球供应链稳定性,也要落实好外商投资法,推出更多实质性开放措施,扩大金融等服务业对外开放,积极帮助外资企业解决复工复产中的困难,抓好标志性重大外资项目落地,为外资企业健康可持续发展营造良好政策环境。

特首林郑3日下午举行记者会称,为压缩所有陆路及跨境人流,暂停罗湖、落马洲、皇岗、港澳码头口岸,4日零时起生效。但封闭更多口岸与医护人员罢工无关,任何人采取极端手段试图威逼特区政府,危害公共利益的手段都不会得逞。她表示向坚守岗位的医护人员致敬,而罢工者在关键时刻无可避免地影响病人权益,她无法认同这种做法,不少前线医护人员也不认同,对香港市民健康及公共卫生都不利。

东南亚已经是新兴市场中的必争之地,这是 VC 们的共识。只是这11个国家里,并不是每一个国家都能诞生出下一个十亿美金的独角兽。谷歌、淡马锡还有贝恩咨询联合发布的《2019东南亚数字经济报告》显示,印尼和越南是东南亚互联网经济的排头兵。Golden Gate Venture(金门创投)合伙人Justin 在谈及资本正在涌入越南时,坦言印尼市场已经变得拥挤,是资本调转风向的一个重要原因之一。

移动支付行业也由于政府的监管,给了本土创业公司一席之地。据相关数据显示,现金仍在越南的交易中占据主导地位,超过50%的交易都是由现金完成。即使是非现金交易,银行卡也占据了大部分,二维码和电子钱包的应用在越南有着广阔的上升空间,越南国家银行(SBV)已经给32家电子支付钱包发放了牌照。根据 SBV 今年第二季度对交易量的统计,排名前5的电子支付钱包分别是 Momo、Payoo、AirPay 、Moca 和 SenPay ,由于牌照的限制,越南的本土公司占据着五分之四的绝对优势。

尽管有着种种利好条件,顺利成长对本土公司来说仍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医管局原定2日与煽动罢工的“医管局员工阵线”会面,但对方以特首林郑月娥不肯出席、医管局仅安排一小时讨论无诚意为由,单方面宣称谈判破裂。

尽管在打车、外卖、电商、还有在线旅行平台领域,创业公司面临着巨头的围追堵截,但是在社交媒体和移动支付领域,本土的公司并非没有向上的成长空间。

来自于美国的打车软件 Uber 和新加坡的 Grab ,启蒙了越南的网约车市场。这两个巨头在2014年进入越南。初入越南,Grab 和当地政府签订了在胡志明、河内、岘港、芽庄、还有下龙等城市的试点协议。这个只有三十多万平方公里土地的国家,却有63个省份。而这些城市是 Grab 获取客源的关键,河内和胡志明是北越和南越的两大核心城市,人口都在8000多万以上,岘港、芽庄还有下龙则是越南的旅游人口集中地。

值得一提的是,也有部分群众,只看到疫情防控令人欣喜的一面,没有看到“拐点尚未到来”的警示;只看到了阳光明媚,春暖花开,于是便无所顾虑地冲出家门,冲向公园、城市广场、餐饮店。于是出现了这几天令人不安的画面:四川广元,市民摘掉口罩扎堆喝坝坝茶;河南郑州,胡辣汤店“方中山”恢复营业,排队现场人山人海;江西瑞金圩镇市民赶集场景,集市上人头攒动,大部分人未戴口罩……

说到越南独角兽可能出现的赛道,“从整个全球市场来看,打车、外卖和支付是最顶级的赛道,因为在用数字化的方法解决国计民生的需求”,秦天一称。

2018年4月,随着 Grab 全面收购了 Uber 在东南亚的业务,Uber 退出了越南。在合并 Uber 业务时,为了避免越南监管机构的注意,Grab 声称自己在越南的网约车市场份额低于30%。只是市场监管机构坚持将 Grab 在越南的市场份额定在50%以上,并报送工业贸易部审查。

而外来的风险投资机构里,由于日本和韩国都曾是越南最大的外商投资来源国,且在上个世纪90年代,韩国的电子产业如三星、LG 等就在越南布局产业链,两个国家的投资机构跟越南有着非常紧密的联系。越南众多创业公司的背后都有日本 VC 的影子,独角兽 VNG 的背后就有日本风险投资公司 CyberAgent Ventures 。当前越南电商创业企业的投资机构里,日本的风险机构投资者最多。对于韩国,就在六天前,韩国投资公司国民年金公团 NPS 宣布与韩国集团 SK Group 联合成立万亿韩元(8.6亿美元)的风投基金来投资越南公司,“有的韩国人 base 在首尔,一年要去韩国看两三个项目。”

交通部则随后拒绝了 Grab 在嘉莱省和同塔省等其他省份的进入请求。越南前交通部部长曾公开发言,期待本土的经营者上线类似的服务,可以实现网约车市场内更公平的竞争。意欲鼓励本土的创业公司和出租车公司,挑战 Grab 在市场中的主导地位。

晚9时,“医管局员工阵线”声称不满意医管局行政总裁高拔升未能正面响应问题,宣布谈判破裂,第二阶段罢工开始。高拔升表示不认为与工会同事是在谈判,“因为大家在同一条船上”,一样面对困境,不希望用罢工表达意见,应该以病人利益为最大依归。

疫情既是一次危机,也是一次大考。一手抓疫情防控,一手抓复工复产,贵在精准,要在落实。在确保疫情防控到位的前提下,推动非疫情防控重点地区企事业单位复工复产,恢复生产生活秩序,就能实现人财物有序流动、产供销有机衔接、内外贸有效贯通,把疫情造成的损失降到最低限度,实现全年经济社会发展目标任务。(南方网罗建华)

自疫情暴发以来,在党中央坚强领导下,我们举全国之力,花费巨大代价,才看到了胜利的曙光。可以说,我们每天听到的好消息,背后都是用沉重的代价换回来的。“行百里者半九十”。现在不是庆祝的时候,新冠肺炎病毒“神出鬼没”,十分“凶险狡猾”,现在麻痹大意,有侥幸之心,只会害人害己。

从收紧互联网监管政策出手,越南政府正致力于给越南本土社交软件的发展提供机遇。信息通讯部的部长已明确表示,本土的互联网公司要大力发展社交媒体应用,以和 Facebook 等巨头竞争。只是,据东南亚研究所的分析师评论,越南发展出能对抗 Facebook 和 Google 的社交软件工具的可能性不太高,只要 Facebook 和 Google 在,本土的社交软件就不是越南人的首选。

“医管局员工阵线”于去年12月成立,初期就鼓吹暴乱及“三罢”。3日,该组织启动第一阶段罢工,并在多家医院外设立街站让承诺参与罢工的医护人员签到。截至中午,有2000多人签到。“医管局员工阵线”主席余慧明称,特区政府“应悬崖勒马,立即进行封关,以阻止疫情在小区暴发”。她威胁港府若3日傍晚6时前仍然拒绝响应诉求,他们将在4日至7日进行第二阶段行动,号召9000名医护人员参与罢工,包括6000名护士、1300名专职医疗人员及800名医生等,占医管局整体人手超过一成。

越南政府也给这个正在加温的市场点了一把火,发起了以“中国制造 2025”或“日本制造”为榜样的“越南制造”运动,希望能够在 2030 年年底之前设立 10 万家本土科技公司,并试图在未来10年内打造10只越南本土独角兽。为此采取的重要措施之一是,和美国、日本、新加坡等地的风险投资机构,如 Golden Gate Ventures、500 Startups 和 Cyberagent Ventures 等签订协议,使投资机构承诺,未来三年将投资10万亿越南盾(约4.25亿美元)给越南本土的创业公司。

“南丁格尔会感到羞耻”

与此同时,其他的顶级赛道同样竞争激烈。电商的领域也已经被国外巨头布局。从新加坡起家的 Shopee 占据着越南电商排行榜第一的位置。根据 iPrice 发布的越南2019年 Q3 电商市场数据显示,不管是每月活跃用户数量(MAU),APP 下载数量,还是月度网站浏览量,Shopee 都稳居第一。从每月活跃用户数量(MAU)的角度看,在越南电商市场前十的排行榜上,本土电商只有三家榜上有名。分别是 Tiki(第三),Sendo(第四)还有 Adayroi(第六),其余则被 Shopee 、阿里、Lazada 、亚马逊和 ebay 瓜分。

Grab 已经在越南的网约车出行和外卖市场中占据了主导地位。今年8月,Grab 还宣布再向越南市场注入5亿美金,用于公司在越南物流等方面的新业务探索,以扩展其在交通、外卖和支付领域的服务网络。

此外,根据预测,在全球经济增长缓慢、全球贸易增速放缓的背景下,预计2020年我国国际收支仍将继续保持基本平衡状态,预计2020年我国进出口总额约为4.7万亿美元,同比增长约2.2%,贸易顺差约为4114亿美元。

面对医护人员罢工,劳工及福利局局长罗致光3日呼吁医护人员坚守岗位,以照顾病人为首位。全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发文称,“职工盟”这次利用疫情引发的怨气策动医护人员罢工,和病人“揽炒”(同归于尽之意)。他说,“医管局员工连线开记者会宣布罢工,职工盟和港龙工会的头头竟然坐在台上并且发言,整件事的本质就清楚不过了”。

“全能选手”是越南本土公司成为独角兽的唯一选项么?如果只跑一个赛道,又能不能如越南政府所愿,实现未来10年出10只独角兽的“越南速度”?

着力落实分区分级推进复工复产。应该看到,经过全国上下艰苦努力,当前已初步呈现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生产生活秩序加快恢复的态势。但与之同时,湖北和武汉疫情防控任务依然艰巨繁重,其他地区人员流动和聚集增加带来的疫情传播风险在加大,加强疫情防控不容放松懈怠,必须在落实分区分级精准防控策略的基础上推进复工复产。复工复产是个系统工程,涉及到劳动力要素、生产资料要素等的供应,需要多方协作。一方面,要着力加大疫情防控重点物资的生产供应,采取“点对点”等多种交通运输方式让员工尽快返岗复工,严格做好员工吃、住、行、车间管理等环节防疫工作,保证员工安全健康的生产生活环境。另一方面,要坚持全国一盘棋,维护统一大市场,促进上下游、产供销、大中小企业整体配套、协同复工,切实提高复工复产的整体效益和水平。

目前,东南亚11家独角兽中,只有一家是越南公司——成长了12年的 VNG 。VNG 在越南的成长路径像是在“摸着腾讯过河“。VNG 的创始人也曾去腾讯总部学习,某种程度上,VNG 是对腾讯各条产品线的复制,包括游戏、社交、支付、电商等,打造一个生态系统。而 VNG 成为独角兽的原因是,VNG 什么都是,什么都能做。

所幸罢工人员暂时只占医管局全部员工的4%,大多数医护人员仍恪尽己任,令服务得以维持。《星岛日报》3日称,这些人在艰苦环境下继续奋战,实在是真英雄,与罢工者的不负责任形成强烈对比。据了解,香港私人执业专科医生协会号召私家医生到公立医院,2日晚已有80多人登记。会长郭宝贤说,招募的医生涵盖不同专科,他们不介意到隔离病房工作,也不认为在公院看病会比较危险。香港护士总工会发起联署,呼吁在职医护人员坚守岗位,部分护士选择提早销假,甚至有退休护士希望重返岗位。香港护士总工会会长苏肖娟透露,护士总工会共有约1200名成员,大多数不同意罢工。此外,香港铁路工会联合会、汽车交通运输业总工会和香港民用航空事业职工总会等联合发表声明,表示不认同医护人员发起罢工,认为是不负责任的行为,影响社会秩序之余,也无助疫情的防治。

本土创业者已经在各个领域进行各种尝试,越南政府也致力于给越南的创业者保驾护航。今年 2 月,越南政府总理阮春福签署了一项政令:科技初创企业运营前四年免税、后续九年享受减税 50% 的优惠。

日光底下无新事。这些最顶级的赛道,在越南早已被国外巨头环伺。本土创业者想得一席之地,无异于“虎口夺食”。

2月2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研究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会议指出,要清醒看到,全国疫情发展拐点尚未到来,湖北省和武汉市防控形势依然严峻复杂。可在一些地方,却出现了警惕性放松的苗头。

以罢工要挟“全面封关”

据介绍,2019年前三季度我国最终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了60.5%,消费不断提质升级。预计2020年我国最终消费将保持持续增长趋势,但增幅较2019年有所放缓。

在社交媒体行业,当下越南的社交媒体市场是美国公司的天下,但是政府的支持给本土社交软件的发展提供了机会。

为了应对罢工,医管局3日起启动“重大事故协调中心”调配人手以维持紧急服务,包括急症室及癌症服务等,估计有五成的预约手术需要改期,1/4普通科门诊服务会削减,一半职业治疗服务受到影响。3日,东方日报网记者到沙田韦尔斯亲王医院药剂部及专科门诊诊所采访时看到人流稀疏,病人量明显减少,但医院服务大致没有受到影响。病人曾先生表示不支持医护人员罢工,反问这对疫情有何帮助。他说,他本人不会用工作去逼他人满足诉求,罢工只会令人对医护人员反感。据香港文汇网3日报道,近百名市民2日手持标语到医管局大楼请愿,批评参与罢工的医护人员罔顾病人生死,并质疑他们在香港最困难的时刻不能坚守岗位,是将政治带入医院。当年的非典康复者李新维忧虑地表示,今天香港医疗设备先进了、装备完善了、防疫意识也加强了,但部分医护人员背弃病人,使抗疫战雪上加霜。

现在依然是疫情防控最吃劲的阶段,是和病毒的斗争最胶着的时候,还远远没到彻底放松的时候。“蜗居已久”的老百姓在做好自我防控的情况下,适度放松无可厚非,但以为肺炎疫情已经烟消云散了,或者对自己地区没有影响,就不戴口罩外出、聚会聚餐、逍遥逛集市……这都可能给新冠肺炎病毒人际传染提供绝佳的机会,一旦有病毒携带者出现自人群中,后果将不堪设想。

Facebook 十二年前就进入了越南,直到今年,Facebook 在越南已经有6000万左右用户,超过越南人口的二分之一。本土虽然涌现了和 Facebook 类似的社交软件 Gapo 和 Lotus 等 APP,但是使用者对于本土社交软件的评价大多是人性化设计程度不高,并且功能大多是 Facebook 的复制。

除了政府的支持,越南本土的创业者也同样具有实力,IT 人才的储备相较于印尼,要好的多。在谈到越南创业者优势时,真格基金投资经理秦天一所言 “整个大学的工科教育非常好,很扎实”。在越南本科教育中,人数排名靠前的20个学位获得者里,计算机科学和工程占到60%。

这个盘踞在中国南部的国家,因其南北狭长的独特地理形状,被誉为“龙起之地”。越南龙还是这个国家的民族图腾。种种迹象表明,这只龙正在苏醒。

2018年6月,Grab 在胡志明上线了旗下的外卖业务 Grab Food,在上线7个月后,Grab Food就攻下了包括胡志明、河内、岘港等在内的15个城市。Grab Food 在进入越南市场一周年之际,交出了一份每日订单上涨了250倍的漂亮成绩单。在今年4月,市场调研公司 Kantar 进行的调查显示,80%的受访者会在最常选择的外卖应用里选择 Grab Food 。

在激烈的外卖市场竞争里,越南本土的创业公司 Lala 在运营一年后退出了这个市场。而在2011年就运营的外卖平台 Vietnammm 则被韩国独角兽 Woowa Brothers 收购。

在这场疫情阻击战中,我们每个人都是战士,既要斗志昂扬、目标坚定,又要肩扛责任,守好阵地,严格执行各地疫情防控相关制度,千万不能因为大意,让之前的努力功亏一篑,应拿出“宜将剩勇追穷寇”的气势,打赢这场疫情防控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央视网评论员 雷歌平)

对本土创业公司并不算友好的,还有在线旅行平台(OTA)市场。根据越南电商协会(Vietnam E-Commerce Association)的数据,已经做了多年的 OTA 巨头 Agoda、Booking、Expedia 以及新晋独角兽 Traveloka 占据了越南线上旅行市场的80%。尽管本土也出现了一些创业公司,但是成交量非常低。

isaacscot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