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央视网消息:三区三州,最难啃的硬骨头。在中国广袤的国土上,西藏、新疆南疆四地州、川青甘滇四省藏区和甘肃的临夏州、四川的凉山州、云南的怒江州,占据了中国西部的大半版图。

“三区三州”自然条件差、经济基础弱、贫困程度深,是打赢脱贫攻坚战难度最大、任务最重的地方。这里,成为今年脱贫攻坚的决战决胜之地。甘肃临夏回族自治州的康乐县就在其中。

地处三区三州的康乐,每解决一个哪怕是最基础的问题都需要坚持不懈去努力。

截至2019年底,怒江州仍有80个贫困村,四万四千多名贫困人口,贫困发生率高达10.09%。

新技术让打印精度和速度不断提升

他们害怕下山后的生活没有保障,所以一直不愿意搬迁。经过工作队员耐心地政策宣讲,从教育、医疗、人居环境方面作对比,九二波的态度终于有所松动了。

脱贫攻坚成效第三方评估组正在康乐县随机入户调研,要求县里干部一律回避,县委副书记马得祥正好用这个时间进村入户去解决未了的工作。

康乐县上沟村有个泉水口,养活了几代人,但水量小,水质不达标。

在这一个个大山深处的村落中,生活着世代贫穷困顿的人们,他们在恶劣的自然环境中生生不息。他们没有被国家遗忘,干部冲锋在前,资源配置到位,政策精准匹配,在这场脱贫攻坚的战役中,康乐已经看到胜利的曙光。

工作似乎又回到了起点,工作队员只能继续。又是一个多小时过去,夫妻俩才都同意。

一人就业、全家脱贫,解决就业问题就是最有效、最直接的脱贫方式。

2020年1月12日,墨玉县霍什阿瓦提村第一书记汪继元和扶贫干部钟安军,来到贫困户图尔荪家,劝说图尔荪的母亲阿米丽罕同意儿子外出务工,增加收入,尽快脱贫。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上门了,因为阿米丽罕迟迟不肯点头。

引水工程将近50公里,路过杳无人烟的荒山,路过星罗分布的村落。在荒山,有与自然条件抗争的艰难;在村落,有与人打交道的苦衷。

内蒙古包头问号系统集成有限公司负责人曹建伟告诉记者:“简单来说,3D打印需要首先设计出三维实体模型,打印机将数字模型转换为一组三维打印机所需的移动指令,然后让打印头根据预先设定的轨迹在打印板上反复铺设材料并融合连续的材料层,直到最终形成立体模型。”

深夜十一点半,交接完了一天的工作,队员们三三两两散开,各自找农户家安置。

传统的减材制造工艺是指利用已有的几何模型工件,用工具将材料逐步切削、打磨、雕刻,最终成为所需的零件。而3D打印,又称增材制造,是借助于3D打印设备,对数字三维模型进行分层处理,将金属粉末、热塑性材料、树脂等特殊材料一层一层地不断堆积黏结,最终叠加形成一个三维整体。

随着研发技术不断突破,3D打印已经成功应用于航空航天、医疗、建筑、汽车等领域,制造业对零件精度的要求也越来越高。

基数大、时间紧、任务重,为此,怒江州州政府向深度贫困发起最后冲刺。

起源于20世纪80年代的3D打印,近年来发展迅猛,被誉为“第三次工业革命的重要标志之一”。本月初,荷兰莱顿大学的物理学家利用3D打印技术打印出了世界上最小的船只,船长只有30微米,仅比细菌细胞大6倍。

光固化3D打印技术,在“固液结合面”上打印以及逐层堆积的过程中,免不了要产生微小的“涟漪”。这些“涟漪”很细微,几乎观察不到。之所以不影响打印效果,是因为光固化3D打印的精度离纳米级的精度还有很远的距离。

从正式诞生到走进微观世界,3D打印技术突飞猛进的背后是怎样的技术变革?在几立方微米的微观空间内创造一件物品,科学家是如何实现的呢?

本报记者 张景阳 通讯员 李宝乐

这家的户主名叫下三益,家中六口人,父母双亲和他们兄弟四个一起生活。这已经是两天内,工作队第四次来到他家做工作了。几个小时过去,在家的兄弟二人仍然对山下的生活充满顾虑,坚决不同意搬迁。

脱贫攻坚成效第三方评估组那里传来消息,康乐县脱贫攻坚工作成效不错,这意味着离全县摘帽又近了一大步。

这一组队员的工作终于有了成效,而另外一组的进展却始终停滞不前。

但是,这里却是中国最贫困的地区之一。

据了解,熔融堆积技术(FDM)和光固化技术(SLA),是目前最常见、最成熟的两种3D打印技术。

数据读来轻松,而一条条道路、一座座住宅、一个个人的身影,是实实在在的。

“只有当光强达到一定值,才会出现明显的双光子吸收效应,将激光聚焦,就可以将反应区域限定在焦点附近误差极小的范围内。通过精密移动台配合,使得该焦点在光敏物质内移动,焦点经过的位置,光敏物质变性、固化,就可以打印出任意形状的3D物体,精度可以达到纳米级。”曹建伟告诉记者。

双光子3D打印,又叫做双光子聚合光固化成形技术,所用的材料也是光敏树脂。不同之处在于,传统的光固化技术所利用的都是单光子聚合,将一个光子作为基础单位进行吸收。极少数情况下,由于物质中存在特殊的能级跃迁模式,也会出现同时吸收两个光子的情况,这就是“双光子吸收效应”。但只有在高度聚焦的激光中心部位,才会有足够高的辐照度来确保有两个光子同时被吸收。

在古登乡,腊斯底小组剩余的攻坚数量不是最多的,但,却是最难的。

据介绍,双光子3D打印是使用激光逐点写入,再分层打印,这种“由点及面再逐层增加”的打印方式虽然精度很高但是速度很慢(约每小时0.1立方毫米),即使制造小型元器件都要花费数天甚至几个星期的时间。另外激光光源有寿命限制,一般每套机器只能使用约两万小时,长时间的使用又造成了双光子3D打印的高昂成本。

过去几年中,怒江全州10万建档立卡贫困户从贫瘠的大山走出,75个易地扶贫安置点沿怒江峡谷城镇铺开。现在,这里正张开双臂,等待最后一批乡亲们的到来。

水源地位于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那里的泉水是生态系统的一部分,引水枢纽和泵站的建设需要论证审批,林业部门慎之又慎。

安徽省教育招生考试院表示,安徽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查看灾情和考点情况,调度指挥高考工作。安徽省将全力以赴做深做细相关工作,切实保障好广大考生利益。

传统3D打印技术各有千秋

2018年3月,康乐县成立东南部农村饮水安全项目,要求在2019年6月完工。

2019年,香港中文大学工程学院机械与自动化工程学系副教授陈世祈及其团队研发了“飞秒投影双光子光刻3D打印”(FP-TPL)技术,将原有打印速度提升了数千至一万倍。据了解,这种技术可以在与激光束垂直的平面上形成可编程的飞秒光片,用于平行写入。这相当于同时投射数百万个激光焦点,以取代传统的聚焦方法。换句话说,飞秒投影双光子光刻3D打印技术可以在双光子3D打印技术制造一个点的时间内制造出整个平面,将制造时间由几天缩短到几分钟。

九二波一家靠种地为生,妻子体弱多病,孩子还在上学。

“熔融堆积3D打印又叫熔丝沉积3D打印,它是将丝状热熔性材料加热融化,通过带有一个微细喷嘴的喷头挤喷出来,根据设定好的移动路径,将材料沉积在制作面板或者前一层已固化的材料上(当温度低于一定数值后材料会固化),通过材料的层层堆积形成最终成品。”曹建伟说。光固化3D打印则是以液态光敏树脂为原料,通过数控装置控制的扫描器,将激光光束按设计的扫描路径照射到液态光敏树脂表面,使表面特定区域内的一层树脂固化, 当一层加工完毕后,就生成了零件的一个截面;然后升降台下降一定距离,固化层上覆盖另一层液态树脂,再进行第二层扫描,第二固化层牢固地黏结在前一固化层上,这样一层层叠加便形成了三维工件原型。将原型从树脂中取出后,进行最终固化,再经打光、电镀、喷漆或着色处理即可得到要求的产品。

康乐县地处深山,过去每年冬天的几个月,很多村子都几乎与世隔绝。打破这种隔绝,是脱贫攻坚的第一步。

2012年底,中国贫困人口将近9900万人,七年后的2019年底,这个数字变成551万人,贫困发生率由10.2%降至0.6%,连续七年每年减贫1000万人以上。

据了解,熔融堆积3D打印可使用的原料种类繁多,能够根据不同需求改变打印设置和硬件附件,更有利于定制化生产,能够适应更多特殊化场景的使用需求。而光固化3D打印可以实现0.1毫米的分辨率,并且可以实现平滑、细致的表面处理,这是熔融堆积3D打印无法比拟的。

通常情况下,常见的物体如一块玻璃或一杯水,对特定波长的光透过率是一定的,吸收率也是一定的,这个比例并不会随着光强度变化而变化。但是双光子吸收效应,却会随着光能量密度的增加而加强。

不断地入户走访,不停地政策宣讲,背包工作队捷报频频。2月24日,最终数据汇总后,只剩下最后五户了。

2020年1月15日,晴,万物更新。

连日来的工作,已经让腊斯底小组三分之二的群众同意抽取房号领取钥匙,这让背包工作队的队员们情绪非常振奋。

虽然故土难离,但新的生活毕竟令人憧憬。几天前,在经过背包工作队员耐心细致地政策宣传后,村民周三波不仅抽签确定了安置房的房号,同时决定自发拆除旧房子,进行复垦复绿。

以双光子3D打印(TPP)为代表的高精度3D打印,因其具有高效率、高精度的显著特性日渐受到青睐。

这,是一场正在怒江大峡谷中进行的“百日大决战”。

2017年墨玉县被列入深度贫困县,建档立卡贫困户6.38万户,近28万人,贫困发生率超过30%。

2019年底,墨玉县的贫困发生率虽然已经降到了7.1%,但剩下的攻坚任务依然异常艰巨。

然而,就在九二波要抽取房号时,一直默不出声的妻子却出言反对。

墨玉县所在的新疆和田地区,与喀什、阿克苏地区及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合称“南疆四地州”,是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地区之一。

2020年2月20日以来,怒江州在驻村扶贫工作队驻村工作的基础上,另选派800名精锐力量组成“背包工作队”,全力投入脱贫攻坚的最后一战。

怒江州念坪村腊斯底小组共49户,其中易地搬迁32户135人。然而,截止到2月22日背包队上山,还有20多户群众没有完成搬迁,动员任务非常艰巨。

2017年以来,康乐县共投资近1.8亿元,修建村组道路143条394公里,村村通上了水泥路。

研究人员使用扫描电子显微镜拍摄这艘船,展示其有一个开放的船舱、一个烟囱,甚至还有小舷窗。尤其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整个模型的厚度只有人类头发丝直径的三分之一。该项目的研究人员表示,未来希望将其应用于人体内精准靶向的药物输送。

云南省西北部,怒江傈僳族自治州。奔流的怒江由北向南,纵贯狭长的州域。高山峡谷气势恢宏;森林草甸景色壮美。

贫困县摘帽,贫困村出列,贫困户脱贫,这是目标,也是新的起点。头上的帽子没了,但肩上却添了更重的担子,没有一丝的轻松。脱贫的标准有硬杠杠,但脱贫之后的道路却永无尽头。稍有懈怠,就会返回原点;不懈奋斗,才能走向远方。

然而,工作的复杂性还是超出了马得祥的预料。

在腊斯底,背包工作队走过苞谷地,走过悬崖边,走过高山密林,走过每一家每一户,一次说不通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直到彻彻底底打消乡亲们的顾虑,一户都不能落下。

没有安居,就谈不上康乐。康乐县这几年投资2.5亿元改造危房近一万五千户,投资近2.3亿元完成易地扶贫搬迁一千多户。

脱贫摘帽之日近在眼前,但工作绝不能停滞。脱贫攻坚进行到今天,剩下还没解决的每一村、每一户、每一人、每一事都是难中之难,都需要干部们加倍用心去解决。康乐的干部们并不担心评估,大家心里真正的压力是这最后一年的冲刺,不能让康乐之前脱贫攻坚的努力功亏一篑。

2020年,新疆还有10个尚未摘帽的贫困县,全部地处南疆四地州。墨玉县就是其中之一。

既要解决眼前问题,更要考虑长远利益。群众要喝上安全的饮用水,但绝不能因此毁掉绿水青山。经过综合评估,康乐县拿出了一个兼顾村民用水和林区生态的引水方案。2019年6月,引水枢纽和提水泵站开始修建,而这已是要求完工的时间了,这意味着上沟村引水工程没能如期完成。

据安徽省教育招生考试院介绍,7日凌晨,歙县遭遇特大洪涝灾害,县城多处洪水“上路”、严重积水、道路受阻。截至7日9时,歙县考区歙县中学、歙县二中两个高考考点大部分考生均未进入考点,高考无法正常开始。

做了检讨,重新上阵,汗水挥去,泉水流来。2019年9月,上沟村村民家中的水龙头里,流出了源于百里之外山间的优质饮用水。马得祥为村民们高兴,更得替村民们操心接下来的事。

脱贫攻坚,攻下来的都不再是难题。最难的事情,永远在当下。

isaacscott.com